可青衣少年却不闪不避,反而挥剑迎上,霍霍剑光直击黑雾正心。

只听得半悬空一声爆响,黑雾如散烟尘,巨大的冲击力像波浪似的荡漾开来,少年不由自主地连退十余步,直到撞在傅长宵身上,才停了下来。

他顾不得伤势,一把抹下嘴角溢出的血迹涂在剑刃上,再次抬起了长剑。

须臾之间,金光耀耀,剑身又裹上了一层光芒,他的气色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灰败。

少年二话不说,直接搏命!

在这间不容发的当儿,忽见轿门前一晃,原是壮汉又回到了原处。

他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。

“大人,大人,小的愿意答应您的条件,还望大人成全。”

在他看来,不过是一截头发的小事,何至于为了虚头巴脑的愚孝之见打生打死。

轿内轻笑,“你倒识趣。”

少年刚要喝止,黑暗中忽的拂来一阵阴风,也就一眨眼的功夫,壮汉失去了踪影。

其余几人对视一眼,也瞬间有了决断,统统跪倒在轿门前祈求垂怜。

“罢了。”轿子内的声音不徐不疾,“既如此,倒也不好久留尔等。”

少年此刻目眦尽裂,张口骂道:

“你们疯了吗,居然去信鬼话!”

他真是恨不得拿剑劈开这群人的脑子,看看里面是不是全装的是脓包废草。

傅长宵怕眼前的热闹波及到自己,连忙稳住心神,猫着腰向后退走。

岂料少年剑锋横走,直逼轿子。

随即。

“嘭。”

一声巨响,少年被一道黑光击中,直冲傅长宵而来。

“靠!”傅长宵被撞得脚下一滑,跌在地上痛得脸色发白。

那少年便十分惊讶地扭过头来。

他飞快地扫量了傅长宵一眼。

见其鼻头翕动,脸上的惊讶顿时消失,一抹怒容随之扬起。

他粗暴地拽住傅长宵的手腕,拉起他呵斥道:“你这小子是不是嫌命太长,连鬼域都敢乱闯!”

傅长宵真是冤得白脸转绿!

他张着嘴又闭上,闭上又张开,反复几次后,终化为一声长叹。

“唉……”

他无奈地摇摇头。

有心解释吧,却又不知从何说起。

正当他纠结时,那边的轿子又开始作妖。

他赶紧指着前方,示意少年回头去看。

只见那骄子,沿着轮廓放出一圈绿光。

顷刻间。

原本排着队的行人,突然面露狰狞,扭动着僵硬的肢体朝着少年围了过来。

他们前仆后继地往前冲。

少年当即从怀里掏出一把纸钱,往天上一抛,然后护着傅长宵一步一步往后退。

倒不是他不想跑,是还有几人被困在轿子处,还得想法子去救。

可当少年转动视线,意图寻人时。

被人群挡住的轿子那儿,却传来一阵欢天喜地的大笑。

那几人居然不知死活的与那轿中的声音做成了交易。

“完了完了……”

少年脸色骤变,咬牙又摸出一沓黄符往外撒了出去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天籁中文网【tlzww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呼魔印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坠落

坠落

甜醋鱼
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,周挽内向默然,陆西骁张扬难驯。两人天差地别,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。谁都没有想到,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。接着,流言又换了一种——陆西骁这样的人,女友一个接一个换,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,不过一时新鲜,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。后来果然,周挽转学离开,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。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。直到那晚酒醉,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,被挂断又重拨,直到周挽终于接起。她没
言情全本62万字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忘书
专栏预收《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》求戳嗷呜~◆【收尾中】【世界五可宰】【18点更新】稚乔刚破壳,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。“你要让反派爱惨你……救命!哪来的婴儿工?!!”在系统一连串的“完了死定了”尖叫中,小稚乔粘上蛋壳,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,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……的腚下。疯批影帝(嘲弄):新型幻觉?病娇厂公(眯眼):暗算本座?魔化仙尊(冷笑):外置金丹?……蛋壳再次破开,露出里面粉雕玉
言情连载59万字
军营小食堂

军营小食堂

遇罗
预收《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》求收~——正文已完结,番外日更中——本文文案: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,成了一个女扮男装、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。作为女主的对照组,原身干啥啥不行,天天挨骂受饿,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,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。穿书后,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,但江婷选择躺平。什么建功立业,光宗耀祖,封官加爵,名垂青史,她都不感兴趣。伪装之下,她手不能提,肩不能扛,偷懒耍滑,叫苦连天,最后被无情
言情连载77万字
首辅宠妻手札

首辅宠妻手札

悬姝
下本会开的文文《公主失忆后》,文案在最下面【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】【#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。】文案:沈观衣容色极艳。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,她利用这张脸,引诱了两个人。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。一个是她的丈夫,李鹤珣。李鹤珣此人,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,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。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,成为不世贤臣。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,却被她拽入深渊,遗臭万年,成
言情全本53万字
姜芙

姜芙

鹿燃
正文完结,修文,番外中......古言《凡心动》求预收,文案最下————本文文案——————【原名《宦妻姜芙》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,所以改了】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,不受重视,处处仰人鼻息。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,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,这辈子栽的彻底。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,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。婚后,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,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
言情连载48万字
夫君的秘密

夫君的秘密

韫枝
(sc,he,日更。下本《明月痣》or《娇生豢养》).嫁入沈家一旬,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。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、稳重有礼的丈夫,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。闺阁之中,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,望向她时,处处......
言情连载18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