尾刀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天籁中文网tl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北峰地牢大门外。

虞声声正蹲在草丛里,温习方才王一一说过的计划。

“你确定这计划能行吗?”她总觉得有点掩耳盗铃的架势。

王一一拍拍胸脯:“放心,我试过,保准成功。”

话音落罢,他便先一步起身,挺胸抬头往地牢大门走去,虞声声紧随其后。

身穿红色道服的两人双手背在腰后,不急不缓地走向门口看守的两名北峰弟子。

“站住,地牢重地,闲人勿进!”一名身材高大强壮的北峰弟子将剑横在身前,拦住他们的脚步。

王一一却怒喝一声:“放肆!这可是大师姐!你们怎么这么不懂礼数,敢拦我们?!”

他有模有样的架势让两位北峰弟子怔愣,互相对对眼神,疑惑道:“什么大师姐?”

王一一从怀里取出一枚黑色手牌,从他们眼前晃了一眼:“看见没?这可是掌门的令牌。我大师姐可是掌门的首席大弟子,一直随掌门闭关,你们是新来的吧?没听过也不怪你们。如今大师姐已经被安排在北峰掌事,今后便会同你们多多接触。”

他很快收起手牌,又拿出另一枚红色的玉佩,上面镌刻了一个金色的“戒”字。他往前走几步,倾身附在两名弟子耳边,悄悄道:

“大师姐刚刚掌管戒律堂执事一职,日后你们有什么事还得仰仗她,可别在这个时候将她惹急了。”

看见两个弟子的表情开始转变,他又往旁边侧身一站,露出身后的虞声声,摆出恭恭敬敬的态度:“大师姐才出关,今日就是奉掌门之命前来探查地审问被关押的那个南峰弟子。还不快开门?”

两个弟子半信半疑地看向带着帷帽的人。

这女子的确身穿北峰道服,一只手握着腰间的佩剑,另一只手负在身后,帷帽白纱遮住她的样貌,只随着微风而动,瞥不见里面的人。但从她的身形和气质来看,应该不会是普通弟子。

尤其是她那佩剑上的剑穗,黑色短穗同掌门的佩剑很是相似,再加上王一一拿出来的令牌,让人不得不信服。

个子稍微矮一点的弟子按住一旁高状弟子的手,将剑收起,笑着说道:“既然是大师姐,那我陪大师姐一同进去……”

“不用了,大师姐所谈之事涉及门中机密,待审问之后我们自会找各位长老商议。你二人还是好好守在门口,莫叫那些南峰弟子来捣乱,给我们指明人在何处即可。”

王一一想好的说辞的确派上了用场。

高个弟子点头也表示认同:“我们的确不得擅自离开。就请大师姐和这位……师兄进去审问,往下走两层,左边转弯最里面一间就是了。不过那小子嘴巴严,什么都不交代,大师姐要小心他使诈。”

王一一满意地摆摆手:“今日你们俩表现不错,之后若是戒律堂有职务会考虑考虑你们的。”

说罢,没管两位弟子喜笑颜开的表情,便和虞声声一前一后地进到地牢之中。

一下到地底,便闻到一股腐烂难闻的味道。

王一一用袖口捂着鼻子压低声音:“虞师姐,你快去找他,我在这守着望风,万一外面有北峰的长老来,我好通知你。”

方才他的一番口舌之辩让虞声声此刻对他的信任度高涨,她拍拍他的胳膊,竖了个大拇指:“我的钱花的值得。”

她把碍事的佩剑扔到他怀里,自己拿着装好旋清膏的小药瓶便继续往下走一层。

地牢不知道有几层,里面空气稀薄,又充斥着血腥味和腐烂的臭味,让人觉得不适。

她捏着鼻子小心翼翼地往前走,一只手抓着快要拖地的裙摆。

花了钱买的衣服,可不能弄脏了。

黑漆漆的地同她鲜红的裙摆相违和,这地上到处都脏兮兮的,不知道是多少人的血,或许还有不知名的污浊物,一不小心就会沾染。

恍惚间她看见尽头有一道白色的身影不知从哪冒出来,先她一步到了牢房里面。

还有人要找陆望?

为了不暴露自己,虞声声只好往后退,躲在台阶口,静静地等待。

-

来者便是身穿一袭白衣的升云宗掌门,他闪身跨进牢门,站立在离陆望不过几步的距离之处,低眸看着他,眸中闪动着道不明的光。

对方对于称呼的排斥实在是在他意料之外。他动唇,想解释那名字的纠葛,但到底是说不出来什么,好像现在说起那些过往都尽显苍白无力。

“即便被除名,你也依旧是沈家的孩子,叫了十年的阿确,早已经习惯了,不如——”

“不如重新习惯叫我陆望。”

掌门怔愣,失笑道:“你这脾气还是同你阿娘一样。”

他本想重新拉近距离,却不料只换来一阵沉默。

“北峰的长老都同我说了。我断然不信妖魔是你放进来的。今夜我便会召集众长老商议此事,你放心,自会还你一个公道。”

他想伸手拍拍他的肩,却瞧见他青绿色的衣服上尽是肮脏的血污,眉头紧皱,“他们怎么可以动用私刑?实在是——”

“舅舅——”

陆望睁眼,抬眸望向他,那一汪无波无动的水色带着最刺骨的寒意,圈住对视者,企图将对方拉进无尽昏暗的深渊一般,泠泠轻语又仿若厌倦一切,没有任何留恋:

“阿娘让你故意将掌门令牌给我,就等着我原形毕露,私自打开结界那天,这不是正如你们所愿吗?”

“我到底是不是与妖魔为伍,在你们心中不是早已有了答案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首辅宠妻手札

首辅宠妻手札

悬姝
下本会开的文文《公主失忆后》,文案在最下面【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】【#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。】文案:沈观衣容色极艳。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,她利用这张脸,引诱了两个人。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。一个是她的丈夫,李鹤珣。李鹤珣此人,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,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。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,成为不世贤臣。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,却被她拽入深渊,遗臭万年,成
言情全本53万字
春水摇

春水摇

盛晚风
【日更++更新时间不定】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。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,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。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,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“意外”,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。她貌美,温柔,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,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,她都会温和应下,然后仰头吻他,轻声道:“小玉哥哥,别生气。”赫峥表字祈玉,她未经允许,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,让赫峥不满了很久。他以为他跟云
言情连载25万字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络缤
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,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,这下有热闹看了!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,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,现在不得闹翻天。结果大家等啊等,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。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,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天天笑眯眯的,端着茶缸子,到处晃荡。只要有热闹的地方,一定能看到她。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,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,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,成天不着家。“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
言情连载47万字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喜水木
文案: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,取了个女生的名字,留着长发,就连那张脸,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。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,花期越长,死气就越重。终于,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,让他......
言情连载28万字
驸马跪安吧

驸马跪安吧

望烟
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,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。正值婚龄,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。琼林宴上,她的柔荑一抬,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,韶慕。君无戏言,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,自此不能为官,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,变为笼中雀。他不必再磨砺剑锋、灯下寒窗,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,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,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,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……新婚半年,最初的热忱淡去,安宜面对韶慕冷淡,亦不再强求,
言情全本25万字
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

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

玩泥巴的兔子
路也穿剧了,穿成自己配音的《暗恋成瘾》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,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。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,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,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,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。路也穿过来的时候,和反派待一屋里。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,而他……好像也喝了?!路也:卧了个大槽!事后路也匿了,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,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。
言情连载44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