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一秒记住【天籁中文网】地址:tlzww.com

走出月老庙,高伯心情甚是不错。

旁边就是菩萨苑,高伯转个弯就想要往里进,想要祈求沈意官运亨通。

走了这么些路,岚净瑶头脑发胀,已经开始有些晕眩。

她都怀疑那天被凶手打出脑震荡了,可惜古代的医术没有那么先进,也只能靠自己熬着。

她立在原地不动,闭目缓了下,随后轻声唤道,“高伯,我现在有些头晕,不如你先进去吧!我在外头等你。”

高伯走回来,见她神色确实没有来时那么有精神,有些担忧道:“你跟我过来。”

一旁有一株长势茂盛的银杏树,正好可以遮阳。高伯领着她过去,“小瑶,你先在这里靠一会儿,老身去去就来。”

岚净瑶点点头,等高伯进了菩萨苑,她便背靠着银杏树,闭上双眼小歇了一会儿。

这时,有两道脚步声停在她的面前,其中一人说道:“这不是岚家二小姐吗?真巧。”

听到有人唤她,岚净瑶睁开眼,只见面前站着一位身着华服的陌生男子。

陌生男子往旁边快走两步,上前拉住另一名男子的胳膊,把他给拽了回来,“别走呀!艺文君!”

岚净瑶这才往旁边看去,只见艺文君穿着一身浅绿色淡雅的衣裳,头上戴着一顶帷帽。

被与他同行的男子拉回来后,他手扶着帷帽,对岚净瑶微点了下头,温柔地说道:“好久不见,岚姑娘。”

“哟,看来你们已经挺熟了呀!”男子说完,用肩膀轻撞了下艺文君。

艺文君低下头,显然有些紧张地小声说道:“没有,也不过就、见了几面。”

男子玩味地看着他,“才几面,你就……”

他话还没说完,便被艺文君拉着要走。显然他知道些什么,艺文君不想让他说出口。

“好,我不闹了。”男子嬉笑着,双脚杵在地上,硬是不肯再走动半步。随后他拨开艺文君拽着他的手,又走回到岚净瑶身前。

他抬手对岚净瑶作揖行礼,“在下秦百川,上一次还是在潇雅琴庄见过岚姑娘。不知姑娘改日得空,可否赏面再来我们琴庄指导一番琴艺。”

那日,岚净瑶在潇雅琴庄,被迫无奈和琴痴谭辛一起弹琴。下面正坐着他的十几位学子,秦百川当时就是其中之一。

然而岚净瑶完全不记得他,碍于礼貌,她后背离开树干,站直起来对他行礼说道:“不好意思秦公子,小女子近日遇到些麻烦事,实在无心弹琴。”

这时,秦百川注意到,她脖子上有一圈发紫的勒痕,脑袋旁边还有一个明显的肿包和擦伤,

见她伤得这么严重,惊讶地说道:“姑娘!你这是遇到杀手了吗?是谁竟敢做出这种事来?”

岚净瑶低头浅笑,没有否认。

秦百川抬手扯了下艺文君的衣袖,把头凑到他的耳边:“你快说点什么呀!你这木头!”

艺文君这才略显笨拙地开口,“我、我家里有些药,等我回去送些去给姑娘。”

秦百川在一旁翻了个白眼,低着头,用小声地只有他们二人才能听到的音量说道:“谁要你的药!你就不能关心几句吗?还疼不疼?好些了吗?我现在带你去医馆瞧瞧,你怎么这都不会?”

艺文君这才有样学样地说道:“还、疼吗?”

“已经无甚大碍。”岚净瑶答道。

接着,艺文君又杵在那低着头,一言不发。

这给秦百川急的,突然他心生一计,捂着小腹皱起眉头说道:“我肚子不舒服,先去一趟茅房,你们两个接着聊。”

他转身小跑了两步,又转过头来说道:“对了岚姑娘,你还有一把琴在潇雅琴庄。”

随后他抬手偷偷地指向艺文君,用口型对着岚净瑶说道:“他送你的。”

说完,便跑得没影了。

岚净瑶心想这秦百川大概是个僚机,看来她分析的没错,艺文君确实喜欢原来的岚净瑶。

这事大概秦百川也是知道的,才会如此这般恨铁不成钢,找了个借口偷跑掉,给他们一个独立相处的机会。

现下他们二人站在一块,不免有些尴尬。

艺文君犹豫了一会儿,才开口说道:“姑娘,那边有间香铺,你想去看看吗?”

那香铺就在菩萨苑的正对面,岚净瑶估摸着高伯一时半会还不会出来。想着现下闲来无事,于是点点头,跟着他到了香铺。

古人爱焚香,把焚香当做一桩雅事。这香铺里,各种做工精致的闻香炉、香盒、香囊等等比比皆是。

这里头人来人往,所幸这香铺也不算小,人在里面感觉不算特别拥挤。

岚净瑶一踏入里面,闻到提神的熏香一下就来了精神。两眼放光地看着眼前精美的物件,这里看看那里闻闻,爱不释手。

过了好一会儿,她才想起来和她一起进来的艺文君,于是放下手里的香片去寻他。

香铺大门边上,放着一张红木长桌,上面摆满了烧香拜佛常用的线香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《在古代查案日常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天籁中文网tlzww.com,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重欢

重欢

简小酌
【正文即将完结】婚后第四年,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。他先进京安置,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。到了王府顾璎发现,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,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。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,却被处处打压。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,她选择了和离。***天子膝下空虚,太后抱孙心切,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。回宫路上突降暴雨,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。有人叩门借宿,隔着雨帘,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
言情连载36万字
军营小食堂

军营小食堂

遇罗
预收《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》求收~——正文已完结,番外日更中——本文文案: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,成了一个女扮男装、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。作为女主的对照组,原身干啥啥不行,天天挨骂受饿,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,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。穿书后,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,但江婷选择躺平。什么建功立业,光宗耀祖,封官加爵,名垂青史,她都不感兴趣。伪装之下,她手不能提,肩不能扛,偷懒耍滑,叫苦连天,最后被无情
言情连载77万字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春生夏合
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,戾气深重,又有克妻之名,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,人人避之不及。之后遭人陷害,流放北疆,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,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。两人相互扶持,情愫暗生。等他杀回国都,登临帝位,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,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,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。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。新帝抱着尸体,一夜白发。重活一次,他决定好好爱他,弥补遗憾。
言情连载99万字
校草室友他不对劲

校草室友他不对劲

长野蔓蔓
【已签简体出版,进度见微博@晋江长野蔓蔓,下一本《直男翻车指南》,文案见下方~】A大美术系系草姜聿白,才华横溢,天生美人胚子,尤其那双青葱玉指,漂亮得像一件艺术品。大二开学,姜聿白因故住进金融系611宿舍,与赫赫有名的A大校草陆锦延成为室友。陆锦延身高一米九,八块腹肌公狗腰,出了名的“钙圈天菜”,不堪骚扰,不得不将朋友圈签名改成:“直男,不约。”搬进宿舍时,陆锦延正裸着上半身,大喇喇地露出腹肌,姜
言情全本66万字
升温

升温

咬春饼
【文案1】22岁时,所有人都劝付佳希,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。她搭了,结了婚,还给他生了个孩子。27岁时,所有人仍劝她,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,还离什么婚?蠢?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,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——“岳总,这五年的辛苦费,您拿稳了!”【文案2】岳家祖母信佛,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:“我之夫妇,譬如飞鸟,暮栖高树,同共止宿”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,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。与付佳希分开后,才恍然记起
言情连载39万字
初为人夫

初为人夫

上官赏花
【下本预定《极限接触》|微博@上官赏花】【18点日更|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】好消息,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。坏消息,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。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,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,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——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,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。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,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……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,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,又闭嘴了。本以为开学
言情连载36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