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籁中文网【tlzww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你们这江湖怎么跟说好的完全不一样啊摔!》最新章节。

很快,另一个蓝衣女子来到浴池门口,同样的举止端庄,相貌妍丽。

她对她们颔首,说道:“我叫云暇,同样隶属雪庄,你们有事可以找我。”

冷慕白几人对她以江湖礼仪抱了抱拳。

云暇看了,补充了一句:“按理来说你们见到师姐是要行礼的,念及你们刚入门,尚未学习礼仪,今日的礼便免了罢。”

几人听得满腹问号。

什么叫行礼?他们没行吗?

什么叫尚未学习?他们以前没学过吗?

什么叫今日便免了?以后难道就免不掉了?

真难懂。

到现在为止,他们对这个门派的观感都算不上是好。

只是到底哪里不好,他们也说不上来。

云暇紧接着带他们去大致参观一圈门派内的各个场地,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。

随后叮嘱他们一些需要上的课程,还有教习老师。

需要上的课程包括但不仅限于礼仪、插花、琴棋书画、仪容等等。

冷慕白几人听得满头雾水。

他们从未听说江湖哪个门派是教习这些的。

最后,云暇把他们带到一处院子里,对他们说:“你们新入门的一应都隶属于卉庄,这是你们的院子。”她带他们来到角落一个房里,推开门,示意他们进去。

众人纷纷走进,房里的人“嗖”地站起身,他们看着房里的人,又看看寸想娘,陷入沉思。

埼玉忍了好久才没有当场把画像掏出来。

那边云暇还在介绍着:“你们来得正好,正是午休时间,你们的同舍都在。”

“我们安排宿房是按照入门时间排的,这位是杜尘香,在你们上一个来,我们的宿房是五人一间,你们来之前她都是一人住的,现在你们四人来了,那就正好。”

众人心思全不在听云暇讲解上,“嗯嗯”着糊弄几句就将她送走。

云暇走前还告诉他们,“你们初来乍到,今天就留给你们休息调整,明天开始正式上课。”

众人:“嗯嗯嗯!”

云暇这才放心离开。

关上门,寸想娘就被热切的目光盯住了。

三人看看她,又看看尘香娘。

实在不敢相信,竟还有这么离奇的事情。

寸想娘跟画像五官相似,位置不同,尘香娘与画像亦是五官相似,位置不同。

两个人分别偏移画像一点,可是与彼此就大相径庭。

要不是亲眼见到,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知道一幅画像竟能找出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来。

不过这些事情杜尘香不得而知,他们各自收回目光,干正事。

一时间,拖凳子的拖凳子,收画像的收画像,沏茶的沏茶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络缤
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,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,这下有热闹看了!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,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,现在不得闹翻天。结果大家等啊等,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。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,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天天笑眯眯的,端着茶缸子,到处晃荡。只要有热闹的地方,一定能看到她。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,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,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,成天不着家。“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
言情连载47万字
天机之合

天机之合

西朝
【文案已到】【晚9点更】太史令沈逍,出身尊贵,清冷孤傲,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,执掌帝京神宫,上勘天机,下断迷案,被世人称为“一语千金”。万事顺遂的人生里,唯一的不幸,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“天定”的姻缘,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。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,和她那些鸡犬升天、趋炎附势的家人,就不觉暗自冷笑。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,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,姻缘是不是“天定”,还不是由
言情连载19万字
医汉

医汉

春溪笛晓
霍善从小没爹没娘,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,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。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,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——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。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《伤寒杂病论》。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《千金方》。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《本草纲目》。霍善:???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???数月后,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,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
言情连载71万字
早春晴朗

早春晴朗

姑娘别哭
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:平凡、乖巧、听话、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,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,后来,她像太阳一样发光,灼人、明亮,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,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,张口成云烟:“尚之桃,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?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。”
言情连载68万字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春生夏合
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,戾气深重,又有克妻之名,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,人人避之不及。之后遭人陷害,流放北疆,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,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。两人相互扶持,情愫暗生。等他杀回国都,登临帝位,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,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,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。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。新帝抱着尸体,一夜白发。重活一次,他决定好好爱他,弥补遗憾。
言情连载99万字
校草室友他不对劲

校草室友他不对劲

长野蔓蔓
【已签简体出版,进度见微博@晋江长野蔓蔓,下一本《直男翻车指南》,文案见下方~】A大美术系系草姜聿白,才华横溢,天生美人胚子,尤其那双青葱玉指,漂亮得像一件艺术品。大二开学,姜聿白因故住进金融系611宿舍,与赫赫有名的A大校草陆锦延成为室友。陆锦延身高一米九,八块腹肌公狗腰,出了名的“钙圈天菜”,不堪骚扰,不得不将朋友圈签名改成:“直男,不约。”搬进宿舍时,陆锦延正裸着上半身,大喇喇地露出腹肌,姜
言情全本66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