浔北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天籁中文网tl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商黎也很惊讶,不过很快想明白。

整个片场除了导演组和编剧组,以及刚才主动提议投票的杜云河外,年纪偏长,咖位又不低的只有秦邵琛。

在眼下内娱的生态里,除了秦邵琛,没有第二个人适合首先站出来了。

“哦,说说理由。”荣导问道。

秦邵琛只有一句话:“我觉得虞婉仪的人设更会做出第一版的反应。”

这就是支持俞岚的说法了。

“我选第二版。”丁澄紧接着说道。

唐棠表情纠结了一下:“我虽然个人更喜欢第二版,但站在虞婉仪的角色上,也更同意第一版。”

其他演员也陆陆续续地表态,场记老师临时担当起了计票任务,最终,第一版以5票的微弱优势胜出获选。

所有人的视线投向孙震,俞岚也有些不自在地看了看他。

片场安静地要命,所有人的心好像都提着。

商黎也有些担心,虽然孙震素来对事不对人,但如此当众下了他的面子,难保他不会心生不满。

他是名声在外的著名编剧,却被一个网文作者,半路出家当编剧的人给压了一头。毕竟圈内某些编剧不怎么看得起网文作者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了。

就在大家都提心吊胆的时候,却听孙震“噗嗤”一笑:“怎么地这是?怕我耍赖啊?”

“我是小气的人吗?”

说着,看向俞岚:“俞老师您是原作者,对角色的把控比我明确,我甘拜下风。”

俞岚也露出笑容:“孙老师太谦虚了,我也就是侥幸占了个原作的便宜。要没有您,我可干不了一点儿编剧的活儿。”

两个当事人都相逢一笑了,片场气氛也重新活跃起来。

商黎看向杜云河,不意外地收到他得意的目光,仿佛在说他早就知道孙震不会生气,他对荣晖和孙震可是非常了解的。

另一旁,荣导一口气吐出来,不由得朝孙震肩膀狠狠拍了一把:“你个老孙,吓死我了。”

孙震呵呵一笑:“好好,算我的,晚上我掏腰包,请所有人吃大餐!”

“哇!”众人惊呼起来,纷纷兴奋叫好。

在影视城拍摄近两个月后,剧组一行前往帝都北边的草原影视基地,拍摄剧中的实景战争场面。

商黎复活以来,还是第一次拍实景戏。

与她当年不同,如今的实景拍摄技术比过去要进步更多,不管是机器还是场面调度,都比五六十年前要成熟。

或许如今内娱的种种不好现状只是产业发展必然带来的阵痛吧,商黎想着,对自己的任务越发有信心。

虽然圈子里多数人在摆烂和躺平,但技术在前进,也仍有一些人坚守着自己的职业责任。真正的圈子毒瘤并不多,更多的人只是随波逐流。如果能正本清源,想必扭转风气也不是太难的事情。

而当务之急,是她自己首先要严格要求自己,让自己的每一步都走得扎实牢固。

战争戏构成了原书的好几处高|潮剧情,而身为将军的虞婉仪更是这几场高|潮剧情里不可或缺的角色。

天气已是入冬,草原的天气冷地吓人。即便像商黎穿着厚铠甲和披风的装扮,都被鼓鼓冬风吹得浑身哆嗦,更增加了拍摄的难度。

这天是商黎的重头戏。

上午,她要演得是虞婉仪刚打完一场恶仗回营,却听闻祖父坐镇的右军遭伏,全军覆没。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带兵前去,只看到祖父万箭穿心的尸体。她在大雪中悲痛昏厥,被副将抱回军营。

导演一喊“开始”,商黎便是骑马而来,在看到伏击现场的时候满脸悲怆,马都没有停稳就跳下了马狂奔而来。

早已劳累不堪的双腿在看清地上那个被箭簇扎满的尸体时终于瘫软,她失去神魂一般地身子一歪,单膝跪倒在地上,却还吃力地朝那儿挪过去。

身后的副将紧追而来想要扶她,却被她一手推开。

虞婉仪的脸上混杂着泪水与血水,连头上的头盔何时松了都不知道,直到那头盔从她的头上剥落,生生扯掉她一簇头发,掉在雪地里。

“爷爷……”她轻声唤了一句,好像生怕吵醒眼前的老人,就像小时候她趁祖父午睡偷溜进他的书房一样。

她颤抖着手,想要去触碰虞老将军那临死都没阖上的眼睛,却意外在他的胸前,发现了一支与外敌截然不同的羽箭,而这一箭,正中命门。

她这才明白,是那个朝中道貌岸然、奉旨监军的奸臣素无极出卖了军情,害死了祖父。

她紧紧握住那枚箭簇,鲜血顺着手心和箭杆流下来,与虞老将军的血混在一起。

“咔嚓”一声,木质的箭杆被生生掰断,箭簇深深嵌进她的手掌心。

这些年,她接连失去了父母亲兄,如今又失去了这世间最后一个与她血脉亲缘最深的亲人,虞婉仪喉头一腥,“哇”地吐出口血来,随即昏倒在虞老将军的身边。

“卡!”荣导叫停。

商黎猛地睁眼,迅速爬起来,都等不及场外工作人员赶到,她就把杜云河从雪地里扶了起来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春水摇

春水摇

盛晚风
【日更++更新时间不定】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。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,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。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,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“意外”,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。她貌美,温柔,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,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,她都会温和应下,然后仰头吻他,轻声道:“小玉哥哥,别生气。”赫峥表字祈玉,她未经允许,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,让赫峥不满了很久。他以为他跟云
言情连载25万字
天鹅梦

天鹅梦

穗雪
【下本《今天也要谈恋爱》求个收藏~】跳芭蕾的仙女x玩艺术的京圈少爷谢堰时是A大出了名的校草。程以蔓跟舍友...
言情全本48万字
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

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

有花在野
【第一卷·末日将至·完】【防盗70%,有事会请假。】-本文文案-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,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。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。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,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,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。听说,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,堪称梦中情工。只不过……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?进入消失的一号线,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,长着鱼头的鱼人
言情连载279万字
千山青黛

千山青黛

蓬莱客
一个寻常的春日傍晚,紫陌花重,天色将昏,在金吾卫催人闭户的隆隆暮鼓声里,画师叶絮雨踏入了京洛,以谋求一个宫廷画师的职位。……背景架空唐朝。中午12点更新。有点存稿,但因为速度确实跟不上了,存稿用完的话就两天一更,见谅。4.8周六入V。
言情连载83万字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MM豆
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《庶子风流》的科举文中,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。原文中:男主裴少津是庶出,但天资聪慧,勤奋好学,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,摘得进士科状元,风光无两。反观嫡长孙裴少淮,风流成性,恣意挥霍,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,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。面对无语的剧本,裴少淮:???弟弟他性格好,学识好,气运好,为人正直,为何要嫉妒他?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,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,参加科考,共复
言情全本147万字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络缤
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,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,这下有热闹看了!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,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,现在不得闹翻天。结果大家等啊等,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。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,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天天笑眯眯的,端着茶缸子,到处晃荡。只要有热闹的地方,一定能看到她。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,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,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,成天不着家。“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
言情连载47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