巫其格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天籁中文网tl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案子仿佛陷入一个谜团。

知之蹲在铁栏杆附近,捏着早已干枯的树叶,怎么都想不明白杀刘刚的和害江浔的联系。现在唯一确定的是,凶手的的确确是从这里进来的。

偏偏这条路是单行道,路窄人稀,没有监控,车子即停即走,想投机取巧查一查行车记录仪的机会都没有。而这些信息同样是外人无法获知的。

凶手怎么会这么神通广大?既能盯着江浔的一举一动,又能轻易的了解小区的一切?

两人从铁栏杆钻出来,是顺着地上的枯叶找,到了路边变没了:“线索断了。”

“不会。”江浔捻起一片叶子:“既然是到这里就没了,证明凶手是开车过来,当时将车停在了这里,能装下那么一大截树枝的车不会是普通轿车。起码是面包车,街道监控应该会拍到。”

“我们看不到街道监控。”

“路边的那些店,或多或少会有监控,也许能拍到。”

从原路返回,刚到小区门口就见一帮男人围在那,膀大腰圆凶神恶煞,还没到夏天就穿上了黑色的紧身短袖,露出的胳膊上五颜六色的纹身。

这几个男人嗓门大,跟吞了十个喇叭一样,又吵又躁,喊人还钱,女人一直喊没钱,谁借的找谁要去。男人们估计是急了,要上手推搡。

知之无意参加别人的争执,打算像往常一样无视走过,身边的脚步却停了下来。她不得不停下来,凑过去问:“不走了吗?”

江浔眼皮一扫:“可能遇到了熟人。”

“熟人?”

被围在中间的女人企图突破重围,奈何这帮男人根本一点间隙都不给留,女人只得徒劳挣扎,叫喊着要报警。

吵闹声越来越大,恰逢小区大爷大妈吃完午饭出来遛弯,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有想主持正义的大爷想要上前帮忙,被男人横臂阻止,怒视道:“少管闲事!”

大爷被那一身横肉吓住了脚,不敢贸然上前。

男人很满意的低哼,冲着不识好歹的女人发出警告:“赶紧还钱,不然今天哪里都别想去。”

“你们有毛病吧,我和刘刚已经离婚了,钱又不是我借的,谁借的找谁还去啊!”

女人的声音越听越熟悉,知之歪头,借着人墙缝隙看了眼,被围在中间的正是刘刚前妻严女士。

领头的男人不好糊弄,扭着严女士的胳膊威胁道:“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给刘刚上了人身意外险的事,你拿了刘刚给你的钱,还想要他的命!”

“我没有,你不要胡说!”

“我胡没胡说,你自己心里清楚,最好把钱还回来,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一来一回的对话,大抵猜出了男人们是什么来头。见几个男人似乎要将人强掳走,江浔终是开了口,叫了声:“大强!”

人堆里一个男人忽地停了动作,慢动作地转过来,脖颈的肥肉因为挤压看不太清下巴的位置,但能看见眼睛里带有浓烈的不悦,一种做事打断的不痛快。

只是这种不痛快在看向江浔时,消失无遗,染上了一点叫惊喜的神色,竟一把摔开严女士的手,朝着他们走了过来,几步道的距离,颇有地动山摇的感觉。

知之自觉地往后退,江浔有所察觉地伸手将她揽在身后,低声轻哄:“别怕,是认识的。”

叫大强的男人站定在跟前,跟个火球一样,周边的空气都变热了:“浔哥,怎么是你啊?你来这边办事吗?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啊?”

看这架势,两个人的关系的确很熟。

江浔颔首指那一堆人:“怎么回事,还干起当街抢人的活儿了?”

大强摸摸脑袋,一头的汗:“误会,全是误会,那可不是抢人,这娘们……不是,这女人老公在我们公司借了三十万,原本说好的三天前还,结果人没来,电话也不接,我们找来才知道人死了,钱总要还的,我们只能找家属了。”

知之拉了拉江浔的衣角,小声提示:“借钱的人是刘刚,那女人是刘刚的前妻。”

大强耳朵尖,听见动静却没看见人,身子往旁边侧,看见被江浔护在身后的小姑娘,眼睛一亮:“你也认识欠钱那货儿?”

人群里议论的声音此起彼伏,有人认出了知之,要上前打听情况,还有人叫知之过去拉架。江浔见势头不对劲,带着知之过到马路对面。

大强让手底下的人盯住严女士,也跟着一块过马路。三人站在知之的车边,江浔让知之先上车,自己和大强站在一边聊天。

大强中气十足,坐车里也能听得一清二楚。原来刘刚给严女士的钱,不是借朋友的,而是借的高利贷。他们作为公司员工,不管刘刚死活,现在已经不想着利息了,只想把本金要回来。

公司调查了刘刚,知道刘刚身上有一份保险,赔偿金高达五十万,还他们绰绰有余。但严女士作为保险受益人,仗着自己已经和刘刚离婚,压根没有还钱的打算,还把刘刚父母现在住的宾馆地址给了他们,让他们找父母要去。

刘刚父母六十多岁了,地地道道农村人,怎么可能有钱。他们不傻,他们就打算和严女士要。

絮絮叨叨的听完,江浔问:“你刚刚和前妻说的保险的事,是有什么内幕吗?”

“这也是我们打听到的,听说这份保险是刘刚失业的时候,被这娘们逼着去上的,这保险刚生效,人就没了,这也太巧了吧。”

“所以没有证据?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

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

食草凯门鳄
一次意外,郑曙获得了可以穿越世界的金手指,而且每到一个新世界都能抽取一个新的技能。【已成功穿越世界】【开始抽取技能】【抽取中……】【恭喜获得技能:方便的方便面】【技能抽取完毕,请努力探索新世界】【祝您探索愉快】方便的方便面:使用者可以随时召唤当前所在世界常规概念中的方便面。郑曙:“???”“等会儿!这也能算技能!?”已结束世界:龙族,神代型月进行中世界:一人之下
言情连载348万字
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

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

玩泥巴的兔子
路也穿剧了,穿成自己配音的《暗恋成瘾》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,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。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,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,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,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。路也穿过来的时候,和反派待一屋里。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,而他……好像也喝了?!路也:卧了个大槽!事后路也匿了,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,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。
言情连载44万字
姜芙

姜芙

鹿燃
正文完结,修文,番外中......古言《凡心动》求预收,文案最下————本文文案——————【原名《宦妻姜芙》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,所以改了】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,不受重视,处处仰人鼻息。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,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,这辈子栽的彻底。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,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。婚后,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,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
言情连载48万字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危酒
多个世界已完结,可宰!日六,偶尔加更。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,晋升快穿部部长时,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——神豪养崽系统。于是,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。世界一:震后孤儿(完)原男主威胁小可怜,想让他身败名裂,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。世界二:娱乐圈假贵公子——在逃太子爷(完)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,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,石油大王叫他侄子,牧场场主叫他少爷?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
言情连载23万字
天鹅梦

天鹅梦

穗雪
【下本《今天也要谈恋爱》求个收藏~】跳芭蕾的仙女x玩艺术的京圈少爷谢堰时是A大出了名的校草。程以蔓跟舍友...
言情全本48万字
维持女配的尊严

维持女配的尊严

淅和
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,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,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,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。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,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,只为站到女主面前,将笔记递上。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,做事我行我素,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,换上规整白衬衫,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。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。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,他带的,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,他
言情全本95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