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啊!好啊!果然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,好你个梁锦玉,不仅偷钱还偷吃呢,咋不噎死你啊,你个黑心肝的贱蹄子!”

梁锦玉充耳未闻,三两口吃完了鸡蛋,又提醒发呆的大妮,“快吃。”

陈大妮扯了扯嘴角,笑的比哭还难看:“你叫梁锦玉?你不会还有个弟弟叫梁定方吧?”

这时,王氏突然操起手边的鸡毛掸子朝梁锦玉的后背袭去。

好巧不巧,梁锦玉刚好点头避了过去。

有人幸运,就有人不幸。

那一棍子横扫过来,不偏不倚的打中了陈大妮的胳膊。

伴随着瓷碗摔碎的声音,陈大妮“啊啊啊”抱头狂叫,冲到院子往地上一跪,举起双手大声哀嚎。

“苍天啊,大地啊,你这是坟头跑火车——缺德还冒烟啊,你怎么不干脆杀了我,我不活了啊啊啊~”

这突如其来的发疯别说王氏,就连梁锦玉都吓傻了,心道,完了完了,大妮还是疯了!

【我这哪是穿越啊,我这分明是穿书了。穿书不可怕,可怕的是这是一本男频种马文啊。】

陈大妮抱头哀嚎,恨不得自挖双目。

【我怎么就那么欠呢,看什么书不好,偏要去看种马文寻刺激,现在好了,老刺激了!】

发完疯,陈大妮又回头看向站在门口目瞪口呆的梁锦玉,难得生出几分怜悯来。

【没记错的话,她是由于被长期**导致难产死的吧?因为她的死,她弟弟梁定方直接黑化,最终成为了反派大boss。不过可惜了,配角就是配角,男主天命所归,岂是你们斗得过的。】

听到陈大妮的心声,梁锦玉霎时脸色惨白,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。

什么种马文,什么大波斯,什么天命所归?

她在胡说什么?

可如果大妮是胡说的话,她又怎么知道自己是死于难产?

她到底是谁?她还知道什么?

无数的问题像乱麻疯长,梁锦玉只觉心慌意乱,后脊阵阵发凉。

“死丫头,就碰了你一下,你发什么癫?赶紧去把你阿爷叫回来,这**吃里扒外偷了咱家卖粮钱,咱家日子过不下去了!”

王氏说完,气不过抡起棍子再次砸在梁锦玉后背。

这一下打的结结实实,梁锦玉疼的趔趄几步,两世积压的愤怒和恨意在这一刻彻底爆发。

她转身一巴掌甩了过去,看着王氏脸上泛起的红痕不由握紧了手掌,心里从未有过的痛快!

王氏捂着脸,又惊又怒:“你疯了,竟然敢打我?我可是你婆婆!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天籁中文网【tlzww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听到继女心声后,炮灰后娘和离虐全家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

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

文铱
【重生+年代+医药空间】苏绾重生在一九七六年,在被害的当晚逃出魔爪。拒绝与男主江永安离婚,并开始利用医药空间,打压绿茶女、凤凰男,一边精进医术一边创业发财,赢得了江永安对她的爱意,同时也获得了美好人生。
言情连载98万字
春盼莺来

春盼莺来

叶惜语
【下一本《劣情》求收藏~】微博@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/顶流x记者/浪子回头/少女暗恋成真/破镜重圆1、没人知道,叶莺高中暗恋裴肆。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,每天都听室友......
言情连载17万字
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

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

欠金三两
原名《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》预收《不要靠近师尊》女师男徒重生文《论如何迫害大师兄》疯批圣父男主《是妖怪就不可以吗》收下各种男配妖怪《你有白孔雀吗》性格古怪白孔雀追不到的火葬场——本文文案李弱水穿书了,系统要她攻略那个温柔贴心、笑如春风的男配路之遥。她做好了准备正要开始演戏时,猝不及防被这位温柔男配用剑指着。李弱水:?他慢慢凑近,唇角带笑、语气兴奋:你是如何知晓我名字的?看着他袍角的血,她觉得有必
言情连载72万字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喜水木
文案: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,取了个女生的名字,留着长发,就连那张脸,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。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,花期越长,死气就越重。终于,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,让他......
言情连载28万字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危酒
多个世界已完结,可宰!日六,偶尔加更。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,晋升快穿部部长时,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——神豪养崽系统。于是,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。世界一:震后孤儿(完)原男主威胁小可怜,想让他身败名裂,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。世界二:娱乐圈假贵公子——在逃太子爷(完)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,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,石油大王叫他侄子,牧场场主叫他少爷?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
言情连载23万字
首辅宠妻手札

首辅宠妻手札

悬姝
下本会开的文文《公主失忆后》,文案在最下面【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】【#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。】文案:沈观衣容色极艳。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,她利用这张脸,引诱了两个人。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。一个是她的丈夫,李鹤珣。李鹤珣此人,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,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。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,成为不世贤臣。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,却被她拽入深渊,遗臭万年,成
言情全本53万字